歡迎訪問贛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網站! 今天是: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政務郵箱
二維碼
首頁 > 專題聚焦 > 法治人社 > 正文
交通事故工傷典型案例評析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18-06-19 15:03

 【基本案情】
   曾某,女,出生于1960年9月28日,于2013年10日進入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擔任廚師,其工資計時發放,與公司未簽訂勞動合同,也未參加工傷保險。2015年1月18日早上6時30分許,曾某前往虎崗菜市場在為公司食堂買菜途中經過贛州市章貢區贛州大橋水東橋頭路段時不幸被一輛摩托車撞倒致右腳受傷。其后被送往贛州市中醫院治療,經該醫院診斷為:1、右踝關節粉碎性骨折;2、多處軟組織挫裂傷。贛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直屬大隊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贛市公交直認字〔2015〕第009號),認定曾某承擔此事故的次要責任。事故發生后曾某于2015年11月10日向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受理后審查認為曾某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六)項之規定,同意認定為工傷,于2016年1月9日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區人社認傷字〔2015〕第157號)。
   【焦點問題】
    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一是曾某超過法定退休年齡所受交通事故傷害是否應當適用《工傷保險條例》進行工傷認定;二是曾某所受事故傷害應如何適用規定進行工傷認定即如何處理“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工傷法規競合問題。
   【處理過程】
    本案主要經過行政復議,行政訴訟一審、二審等法律程序。首先,用人單位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因不服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作出的《工傷認定決定書》(區人社認傷字〔2015〕第157號)的認定,向贛州市人社局申請行政復議。贛州市人社局受理后于2016年7月10日作出維持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贛市人社復決定字〔2016〕第6號)。其后,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對章貢區及贛州市人社局的決定不服,向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在審理的過程中認為,因曾某未提交有效的證據證明其所受傷害是因為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食堂買菜而受到的傷害,故對曾某主張其為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食堂買菜而受傷的事實不予采信。并依照《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項之規定撤銷了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區人社認傷字〔2015〕第157號)和贛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贛市人社復決定字〔2016〕第6號)。最后,曾某不服贛州市章貢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2016〕贛0702行初63號),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終審《行政判決書》(〔2017〕贛07行終85號),認為曾某在上班為公司食堂買菜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受傷,且承擔事故的非主要責任,其雖為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務工農民,但對其傷害仍應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相關規定進行工傷認定,并依據該《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認定為工傷。維持了贛州市章貢區人社局作出的《工傷認定決定書》(區人社認傷字〔2015〕第157號)、贛州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贛市人社復決定字〔2016〕第6號),撤銷了原審判決。本案處理一波三折,最終經過二審終審塵埃落定。
   【分析意見】
    本案同時涉及兩方面問題: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工傷認定問題以及涉及“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工傷法規競合問題。當前不管是實務界還是理論界關于這兩方面的問題的爭議也比較大。因此,選擇將此案作為典型案例進行分析。
    一、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工傷認定如何處理
    一種觀點認為,本案曾某是在已經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后53歲到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處工作的,受傷時已55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公司未按“項目參?!狽絞轎辰贍曬ど吮O輾?。本案不應適用《工傷保險條例》,曾某所受事故傷害本身也不能認定為工傷。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進城務工農民因工傷亡的應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請示的答復》(〔2010〕行他字第10號)規定,曾某為農業戶口,其符合最高院答復的規定,所受傷害適用《工傷保險條例》有關規定。
    目前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工傷認定如何處理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具體問題:
   (一)關于法定退休年齡與合法勞動年齡問題
    對法定退休年齡、合法勞動年齡與勞動關系成立之間的關系,有不同的理解。一種觀點認為,合法勞動年齡有上限,沒有下限,法定退休年齡后提供勞動形成的是勞動關系。另一種觀點認為,合法勞動年齡有上限,也有下限,法定退休年齡后提供勞動形成勞務關系。合法勞動年齡與勞動行為能力和勞動權利能力有關。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勞動權利與合法勞動年齡無關。勞動法雖未禁止用人單位聘用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但僅意味勞動者的勞動權不因超過法定退休年齡而喪失,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人員一樣有勞動的權利,勞動權的存在并不等同于符合勞動關系成立的主體要件。只是與所提供勞動的單位形成的關系不同而已,權利受到傷害后救濟途徑的不同而已。主要的依據是《國務院關于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國發〔1978〕104號),原勞動保障部《關于制止和糾正違反國家規定辦理企業職工提前退休有關問題的通知》(勞社部發〔1999〕8號),原勞動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企業職工“法定退休年齡”涵義的復函》(勞社廳函〔2001〕125號),中組部、人社部《關于機關事業單位縣處級女干部和具有高級職稱的女性專業技術人員退休年齡問題的通知》(組通字〔2015〕14號),《國務院關于高級專家離退休若干問題的暫行規定》(國發〔1983〕141號)、《人事部關于高級專家退(離)休有關問題的通知》(人退發〔1990〕5號)以及《社會保險法》第十六條的規定。
   (二)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勞動者的勞動關系認定問題
    經過梳理涉及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人員勞動關系認定的法律性規范,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可分為以下六種情形:1、按照國家規定已經辦理退休手續后,又被其他單位聘用的;2、達到法定退休年齡辦理退休手續后,返聘回原單位提供勞動的;3、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未辦理退休手續,未經批準仍在原單位繼續工作的;4、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未辦理退休手續,經批準仍在原單位繼續工作的;5、用人單位未為其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以后,仍在該單位繼續工作的;6、勞動者在達到退休年齡之前沒有與任何單位形成勞動關系或之前解除了勞動關系,達到退休年齡后又在用人單位工作的。
目前,針對不同的超齡情形,勞動關系的認定也是不盡相同:第1、2種情形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與單位形成的是勞務關系;第3種情形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與單位形成的是事實勞動關系;第4種情形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與單位形成的是勞動關系;第5種情形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與單位形成的關系情況較為復雜,應視情況而定。若簽訂了勞動合同,且簽訂的合同期限長于或等于現今勞動者工作的期限的,為勞動關系;若沒有簽訂勞動合同,則勞動者與工作單位形成的是事實勞動關系。第6種情形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與單位形成的是勞務關系。無論勞動者之前是否繳納養老保險,只要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后到用人單位工作,其就不具有法律法規規定的勞動法律關系的主體資格,按照原勞動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第一項的規定,其與工作單位形成的不是勞動關系而是勞務關系。
    二、關于“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工傷法規競合問題的處理
    本案涉及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曾某作為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的廚師,早上外出買菜途中發生交通事故,以不同的視角來看,其同時符合“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工傷規定。一種觀點認為,曾某的工作崗位為江西某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的廚師,職責當然包括了外出買菜再回單位做飯。曾某早上外出買菜發生交通事故屬于受公司指派,到工作地點外的地方從事特定任務途中發生的傷害。因而,曾某所受事故傷害應當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關于因工外出受到事故傷害工傷認定的規定。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曾某前往虎崗菜市場在為公司食堂買菜途中的行為屬于上班途中兼顧工作上的事情,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傷害應當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關于上下班途中交通事故工傷認定的規定。此外,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曾某買菜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承擔的事故責任為次要責任。如果本案曾某對交通事故的責任形式為主要責任,案情則將更為復雜。其中一個顯著原因在于,“因工外出期間”事故工傷認定執行的是無過錯歸責原則,而“上下班途中”執行“非本人主要責任”的歸責原則,雙元歸責原則導致認定上的差異。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五)項“因工外出期間”規定,其主要立法精神是職工受用人單位指派因工外出履行職務期間(含往返途中),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含事故傷害、暴力傷害和其他形式的傷害),其受傷性質應當認定為工傷。第十四條第(六)項“上下班途中”規定,其主要立法精神是職工以上下班為目的,在往返用人單位和職工住所途中,只要在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發生機動車事故傷害,其受傷性質應當認定為工傷?!耙蜆ね獬觥?,是指職工不在本單位的工作范圍內,由于工作需要被領導指派到本單位以外工作,或者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自己到本單位以外從事與本職工作有關的工作。這里的“外出”包括兩層含義:一是指到本單位以外,但是還在本地范圍內;二是指不僅離開了本單位,并且到外地去了。而對“上下班途中”的理解應作“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限定,“上下班途中”包括職工按正常工作時間上下班的途中,以及職工加班加點后上下班的途中。從勞動時間看,不管是上下班途中這段時間,還是因工外出的時間段都是工作時間的合理延伸?!耙蜆ね獬銎詡洹鋇哪芄蝗隙üど說姆段У娜反笥凇吧舷擄嗤局小鋇?,甚至,同樣的傷害或者事故情形,在“因工外出期間”屬于工傷,而到了“上下班途中”,則不能認定為工傷。
    從國外法律實踐來看,美國關于途中工傷的主要判定方法即所謂的“特殊任務”理論與“雙重目的”規則。其中,“特殊任務”指的是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的指示下從事某項特定的活動?!八嗇康摹敝傅木褪?,為了履行用人單位的命令,勞動者外出活動,如果在路途當中順便,從事私人的事情。其中一個目的是私人目的,另外一個為因工目的。這就被認為是雙重目的。私人目的與因工目的在此時形成的競合關系。勞動者在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過程中,順便做了一些私人的事情,在經過此路段時發生的事故傷害應當認定為工傷。而日本的“通勤事故”主要指的是居住地與工作地之間往返途中所發生的事故。但是對于身兼數職的人員而言,往返于不同工作場所之間的路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也可以認定為“通勤事故”。日本的“通勤事故”規定還包括了我們國家因工外出的內容。此外,在日本的“通勤事故”當中,有專門的“偏離”“中斷”的規定。其中“偏離”主要針對的是上下班的目的;“中斷”主要涉及的是從事私人的、與工作無關的行為。本案曾某在早上買菜的行為顯然屬于美國工傷理論中的“特殊任務”,根據公司的安排外出買菜。因為買菜行為屬于履行工作職責的行為,不屬于私人目的,因而不符合“雙重目的”的規則。本案同樣符合日本的“通勤事故”規定。
   【工作建議】
    通過以上述曾某早上買菜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工傷案例的法律分析,對當前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勞動者工傷認定以及交通事故工傷的處理進行了梳理,為我們以后處理類似案件提供了有益借鑒。
(一)以實質要件而不是以形式要件認定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判斷勞動者與用工單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應從雙方的實質要件去判斷,而不能以是否參加社會保險、是否已經領取養老金或退休待遇等形式上去判斷。筆者認為,應按照《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第一條規定的三個實質要件進行識別:一是主體的識別。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用人主體必須是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個體工商戶、居民委員會或村民委員會等法定主體,勞動者要符合勞動年齡條件(未滿16周歲,特殊行業要經過審批),男不滿60周歲,女不滿55周歲(女工人不滿50周歲),且具有與履行勞動合同義務相適應的能力的自然人。二是關系雙方管理的識別。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是關系雙方承擔義務的識別。勞動關系中的用人單位必須按照法律法規和地方規章等為職工承擔社會保險義務,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由此看出,勞動關系成立的必要條件是“主體合法性、管理從屬性、報酬專屬性、勞動包容性”等,這幾個條件是整體統一,缺一不可的。
    但在目前的勞動關系認定中,以形式要件認定勞動關系的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以是否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者領取退休金為標準來認定勞動關系,這主要表現為沒有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農民工這一特殊群體,而忽視了認定勞動關系中勞動者主體資格這一必備條件。二是以參加社會保險特別是是否參加工傷保險為標準來認定勞動關系,而忽視了是否已經領取基本養老保險待遇、也忽視了是否是進城務工人員或其它人員的區分?!度肆ψ試瓷緇岜U喜抗賾謚蔥?lt;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人社部發〔2016〕29號)第二條規定就屬于這種情況。
   (二)多因素綜合區分“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工傷法規競合
區分“因工外出期間”與“上下班途中”工傷法規競合可以綜合考慮以下幾個因素:
    1、工作地點因素
    一般而言,上下班途中的目的工作地點應當是勞動者慣常的工作場所,該地點當具有穩定性和長期性的特征;而“因工外出期間”的目的工作地點應當是暫時性的、臨時性質的工作場所,其參照物就可以是職工日?;蜆潭ǖ墓ぷ鞒∷?,即通常是任意性的,不具有穩定性和固定性。
    2、工作時間因素
    一般而言,針對“上下班途中”的是標準工時的工作時間制度,是單位早已規定好的,可變化性不大,不得隨意更改,具有較強的固定性,符合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的要求;相比之下,“因工外出期間”的工作時間則具有較大的靈活性,有些情況下勞動者甚至可以根據工作需要和工作性質較為隨意的安排自己的工作時間或者與工作對象共同約定工作時間,不具有很強的強制性。
    3、路徑的因素
    上下班途中的路途一定應當是勞動者的工作地與居住地之間的合理路徑;而因工外出期間的路途不但可以是職工臨時工作地與居所之間的合理路徑,也可以是一個工作場所到另一個工作場所之間的路途。同時,從距離要素和路途方向來看二者都應當走兩地之間最直接最方便的路線。如果不是在此種性質的路線中受到傷害,則還需要考慮勞動者繞道的理由是否正當合理,同時還要注意因故偏離合理路線的“故”能否中斷對原定路途性質的認定。
    4、路途時間要素
    明確了工作地與居住地后,就要考慮兩地之間通達的合理時間。除了距離遠近需要被考慮外,還應當考慮途中的道路交通狀況、出行方式、交通工具的種類、天氣原因等因素,以確定途中所用時間是否屬于合理的時間。這兩種路途時間并沒有比較長短的需要,只是一般而言因工外出期間所用的路途時間較多于上下班途中所用的。

分享到: